部分债券发行利率突破7% 信用债发行市场遭遇“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4-28 11:05
 4月下半月以来,“17贵州物流园项目债”、“17黔南债01”、“16营经开债02”等多支债券的发行利率逼近甚至升破7%。业内人士表示,现阶段信用债一级市场融资成本大幅攀升,主要受到四大因素的影响:监管收紧和金融去杠杆致信用债供需关系恶化;利率债收益率上行致信用债收益率“水涨船高”;多起信用风险事件持续暴露致风险溢价走高;中证登回购新规致机构减少了对中低评级信用债配置。在政策和流动性环境在未来较长时间预计都难以出现实质性改善的背景下,信用债一级市场的弱势和波动还将持续。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在监管收紧、资金偏紧、债市波动加大的情况下,自4月下半月以来,新发信用债普遍遭冷。一方面,发行难度加大、发行利率大幅走高;另一方面,一些信用资质较好、融资能力较强的发行人,则选择调整发行计划,或者改从其他渠道融资。   公开数据显示,4月18日,银行间市场发行的“17黔南债01”和“16营经开债02”——两支发行期限、规模均为7年期、10亿元的AA级城投债,发行票面利率达到6.99%和6.98%,直逼7%;相比今年一季度发行的AA级城投债,发行成本跳涨100BP至150BP。当日发行的17邵东新区债(7年期,AA评级,城投债),发行利率则一举突破7%关口,达7.10%。这还不是本轮城投债发行利率创出的高点。4月27日最新招标的17贵州物流园项目债(5年期,AA评级,城投债),发行利率进一步走高至7.80%。   近期产业类信用债发行利率也不乏超过7%的情况。4月17日,红狮控股集团发行的3年期中票(AA+评级),发行利率达7.35%;4月21日,金诚信矿业公司发行的3年期一般公司债(AA评级),中标利率也达到7.15%。   据数据,截至4月27日,4月下半月以来新发的信用债中,有22支发行利率达到6.50%或以上。其中,7支债券发行利率超过7%。   在这一背景下,一些信用资质不错的上市公司发行人,干脆取消了此前的发债计划。例如,近几日,万科、金地、新兴铸管等发行人相继取消了短融中票的发行。   四大利空叠加共振   业内人士表示,近期信用债发行市场出现剧烈波动,主要源于四大因素的影响:一是监管政策收紧和去杠杆持续推进,导致信用债供需关系明显恶化;二是利率债收益率上行,带动信用债收益率“水涨船高”;三是近期发生多起信用风险事件,打压投资者风险偏好,抬高信用债风险溢价;四是中证登将可质押债券的评级提高至AAA评级,抑制了对中低评级债的需求。近期信用债一级市场是“祸不单行”,由此刺激融资成本大幅走高。   前海再保险投资管理部副总裁于广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信用债发行中,普遍存在投资者认购热情不高,利率往高了报的情况,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债券二级市场持续疲弱有关。   于广南指出,近期资金面偏紧、利率债收益率走高、银行委外赎回、信用风险担忧加重、中证登收紧质押政策等多个利空叠加共振,是导致信用债发行定价不断攀升的主要原因。资金面方面,在银行业监管收紧情况下,同业存单滚动发行难度加大,叠加4月月末和LCR考核,致使机构普遍对资金产生“惜售情绪”,在债券投资上轻易不愿意出手。近期部分国债认购倍数低至1.5左右,就突出反映了这一情况。利率债行情方面,目前市场心态依旧脆弱,收益率震荡上行的趋势没有扭转。   对于委外赎回现象,于广南表示,尽管本周部分大行表示没有对委外投资进行大规模赎回,但即便是小规模赎回对信用债的冲击也不小。此外,对一些到期的委外,有的银行也选择不再续做。上海某券商资管固收负责人向记者证实,由于部分面向银行的定向资管产品到期赎回压力较大,近期该机构已不再新增信用债交易及配置仓位。如果一级市场上有收益率不错、信用风险可控、短久期的新债发行,原则上也必须以抛售相应规模的“老券”予以置换。   于广南表示,近期仍有多支中低资质信用债发生违约,出于对年内信用风险的担忧,市场对于新发信用债的风险偏好下降,对信用债风险溢价有所提高。另外,中证登自4月7日起将可质押债券的评级提高至AAA级,AA+及以下评级的债券将无法入库质押的新政,也抑制了投资者对新发中低评级债券的需求。   中短期形势难乐观   目前来看,在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政策环境和流动性环境都难以出现实质性改善,预计信用债一级市场的弱势还将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华创证券固收分析师吉灵浩指出,考虑到当前政策环境下,信用债整体融资难度还在加大,市场资金成本也很难下行,至少会继续保持目前水平甚至小幅上行,未来一段时间内,信用债发行成本大概率将继续上行。   于广南也表示,在目前市场环境下,预计投资者对新发信用债的定价还会保持谨慎,提高对“信用溢价”、“流动性溢价”以及“套利补偿溢价”的要求。在此背景下,信用债发行利率高企的局面短期难以出现明显的改观。不过,于广南认为,目前监管层之间协调监管、平稳推动金融去杠杆的取向也较为明显。在此背景下,从保持金融系统稳定、避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大幅上升的角度来看,目前这段特殊时期在未来几个月到半年之后应当会有所改变,“毕竟央行应该不会愿意看到发债企业的融资成本达到两位数水平”。